散文诗:《四月飞花尽》文卢小夫

  我才外出十天,转眼就到了农历的四月。走的时候,残红尚有三千树。门前的绿化带里,那些花朵,在那个告别的早晨,还曾对我微笑。待我归来,露浓花瘦,薄汗轻衣透。到处是落英缤纷,再也不见了曾经的那一朵一朵。

  春光太过匆匆。还记得那个花开的早晨,正下着毛毛的细雨。当我睁开惺忪的眼睛,你开满了我的世界,绽放在我的生活里。让我热血澎湃,让我手足无措,欣喜,好奇,徬徨......,我好想仰望苍穹高呼,却又不敢声张。我好想把你捧起,却又使不出那个恰当的力度。我真不知道,要怎样来把你轻抚,因为我从未有过,这种触电的感觉。我只知道,要站成一个伞的姿势,不让风,不让雨不让任何人,把你惊扰。

  就在那个刹那,我读懂了李清照的词,买花担上/买得一枝春欲放/泪染轻匀/犹带彤霞晓露痕/情郎猜道/奴面不如花面好/云鬓斜簪/徒要教郎比并看”。是啊,你的美丽艳压了,我朦胧的青葱,让我羞涩的爰恋,平添了几许胆怯。我好想,把花儿摘下,藏入怀中,然后把春光捻烂,捻成粉末。让那阵风,不停不停地吹到太平洋,直直把赏春的人吹散。等到夏悄悄来临的时侯,独我怀中的花儿,依然绽放。

  就这样一日复一日,春光越来越明媚。你的花瓣一日比一日鲜艳,我徜徉在你的身边,你总是那般羞涩含情。那晨,露滴从你的花蕊沁出,我看到了,你饱含了三春的泪水模样,是那么楚楚动人。我怎么就不知道,问你一声,你因何流泪?才一个晚上没有见着,是怪我不解花语吗?还是半夜风雨骤起,我没能真正为你,撑开那遮风避雨的伞,是怨我不懂风月呢?

  只因我们都太年轻,只因多了那点执拗,多了那点任性,只因我对外面的世界,有太多的幻想......我认定你是不会弃我而去。我也只是试试你的真心,想让这短暂的分别,产生美的距离。就这样匆匆的告别,在那小雨霏霏的早晨,我轻轻地走过你的身边,踏上了西去的列车。

  我等你,在那个阳春四月天。你说走就走,你说要去天涯采风,你说很快就会回来。我望眼欲穿,我每天都为你落下了一片花瓣,数着你归来的日子,你却一去,杳无音讯。烈日,一天天煎熬着我的相思,熬干了我的泪水,我已无法忍受......我情愿渡过有你的岁月里,每一个风雨飘摇的夜晚,也不想再过一天,没有你的时光。虽然你走后,是一个个的艳阳天,我却度日如年。虽然春光正好,我却如隔三秋。

  远方的你啊,你恋着外面的风光,是忘了家乡的花儿正艳吗?难道不知道,人间四月芳菲尽呀?我仿佛看到你,攀上了异域的山峰,把脸贴着那陌生的草地,在那尽情地自拍。我仿佛看到了你,为了追寻,那朵飘过你头顶的白云,你竟站在那个湖中,露出的一块小小的石头上招手。你知道吗?那时,我的心在滴血。因为那云那湖那草原,都是我们家乡没有的啊,我妒恨那草,我妒恨那云。我等不及了,你的兴尽而归。我要随这四月的风飘向你,飘向天涯,哪怕粉身粹骨,哪怕化作尘埃。

  傻傻的花儿啊,你怎么就不能再坚持,坚持,就那么几天,就待我归来呢?你飞向了哪里?我踩碎了丛林,我翻遍了岁月,我怎么就找不到你。就一个十天的小别,我是负了光阴又负卿啊!我踟躇在门前的绿化带边,任初夏的薰风吹拂。天边云舒云卷,我已没有了仰望的神采。如果花已成桑,就让我蜕变成一只吃桑的蚕吧,吐尽心中的思念。如果花已成果,就让我变成爬在青果上的虫子,我要钻进那果实的心里。如果花已成尘,就让那飞扬的尘土,染白我的鬓角吧。

  春光啊,总是那么溢彩流光。我握住了这头,总握不住那头。当我成熟了,当我才开始明白,我只要我的这头,我的花儿。季节却已更替,老了岁月,苍了桑田,隔了层层的万重山。

  时光啊,总是那么水滑溜光。一不小心,就从指间滑落,全溜到了身后,溜到绿油油的小树林里,溜到另一群银铃般的声音里。再回首,已是满目沧海,再回首,又是一个经年。

  【作者简介】:卢小夫,湖南平江人。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会员,中国现代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诗作家协会会员,315消费文化网文化频道副主编,歆叶文艺杂志社编委,《诗文艺》编委。作品散见于纸媒和网络平台,有散文获首届李清照文学奖,德鑫杯金奖等。

  【主编简介】: 何玉兰(笔名:覚 斓),作家、诗人。辽宁阜新人,蒙古族,生长在乌兰察布市,就职于河北省沧州市政府机关。作品发表于多家国内报刊、杂志、网络。王蒙文学院签约作家。环渤海文化主编。世界汉语作家平台主编。个人传记被载入大型党史纪年文献《红旗谱——永远的丰碑》。获创世纪诗歌奖《中国十大桂冠诗人》称号。诗歌作品收录于《当代文摘百强作家精品文集》,中国通俗文学会会员。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出版散文集:《穿过流淌的时光》《沾花一笑,时光安然》编辑出版书画集:《单翼天使、助梦飞翔》参与撰写的《以科学发展观指导残疾人事业》一书被人民日报出版社出版发行。

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