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诗三色堇:在一枚鸟鸣里洒落清雅

  如镜的水面,清澈,舒缓,寂静,不带一丝“灰尘”,你甚至在一枚鸟鸣里洒落清雅。一条河流的沧桑孕育了生命的永恒与无憾。难以想象,有多少人间烟火曾在这里繁衍,有多少美好的爱情曾从你的奔流中经过,有多少春天曾被你恩典,又有多少遗落的唐诗携着宋词的韵脚滔滔东去。

  今日的黄河故道,早已延绵成一部不朽的史诗,你不是黄河遗漏下的影子,我不愿让烦乱的脚步惊扰你的静美,不愿让那一只泛起微光的舟楫成为你最后的绝唱。

  一群有些优雅,有些矜持的丹顶鹤漫步的轻盈而孤傲。优美的舞动,婀娜的有些让人心颤。硕大的翅膀擦过湖面,烟雨升腾,碧波鹤影,它们的缓慢让这片湿地成为一种温暖。一种恬静的诗意,充满了神奇的色彩。

  阳光漫出,四野静怡,一层层绿色的光芒就在眼前,只有远处水面上抖动的那巨大的翅膀,爬满记忆的每一个细枝末节,带给我不歇的抒情动力。

  “走过那条小河,你可曾听说,有一个女孩她曾经来过……还有一群丹顶鹤轻轻地轻轻飞过”。我猜想,这群天使般地丹顶鹤一定见过一位天使般地女孩,她纯朴,清澈的眼眸让月夜明亮起来。它们一定见过一位扎着小辫子的徐秀娟,用生命去追寻鹤鸣。一个女孩与这群丹顶鹤凄美的故事像涌动的湖水书写着这片湿地的传奇。

  还有最年轻的丹顶鹤,灰鹤,火烈鸟,白鹭,凤头麦鸡,以及444公里一直站着的最年轻的风景。我无法一一清点它们,我记住了滩涂最广阔的美意。

  我开始接纳萨福式的抒情,那高举着的大片大片的“雪野”,这些延绵不绝的生命在空中,泻下一条河流的光,什么都无法让我激动,唯有这芦花飞雪,唯有这大片的落满了鸟鸣的滩涂湿地。

  它有袒露胸怀的美德,我有飞往更加深处的愿望,它还没有爱够这柔软的,充满温情的土地,我早已被它鲜红的旗帜般生命的邑泽,以及众鸟的合唱一再颤栗。

  让我与它紧紧的拥抱镶嵌在彼此的生命里,我想攥紧它纷飞的火焰,在一阵汲满泪水的风中,我的爱,多么的,多么的无用。

  三色堇,本名郑萍,生于六十年代,山东人,写诗,画画,现居西安。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陕西省文学院签约作家。获得“天马散文诗”奖”“中国当代诗歌诗集奖”“杰出诗人奖”《现代青年》”十佳诗人”等多项。有作品散见于《人民文学》《北京文学》《上海文学》《诗刊》《诗歌月刊》《星星》等多种期刊。作品.入选多种选本。出版诗集《南方的痕迹》《三色堇诗选》《背光而坐》散文诗诗集《悸动》等。

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