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千年汉赋有多奢华?

  如果把诗、赋、散文三者比作一块夹心饼,那么赋就是夹在诗和散文之间的美味奶油,这种介乎于诗与散文的文体是一个神奇的存在。

  明代文人说“文必秦汉,诗必盛唐。”秦汉文章中,其中一种就是辞赋,赋又被称为大汉之文章。在汉代文人的不懈努力下,赋在汉代可谓是高产。大名鼎鼎的有贾谊的《吊屈原赋》,司马相如的《子虚赋》、《上林赋》,张衡的《二京赋》。

  汉赋盛极于汉朝,但辞赋这一文体并非诞生于汉代。早在屈原的《楚辞》中,就已经可以窥见辞赋的身影。

  在《离骚》中,一句“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开启了千年汉赋的博大与奢华。屈原伫立在汨(与“密”同音)罗江,面容憔悴仍心怀天下,忧国忧民,故有此千古绝唱。

  此外,汉赋还喜爱夸张与铺排,华丽的辞藻堆砌构成了汉赋一个非常突出的特点——奢华。例如在《子虚赋》中,楚王出行的霸气景象,司马相如是这样描述的;“驾驯驳之驷,乘雕玉之舆。靡鱼须之桡(n á o)旃(z hān),曳明月之珠旗”乍一看,生词巨多,连字可能都没读准。其实,这就是我们说赋辞藻华丽的一个具体表现:偏要让你读不懂!

  其实,翻译成现代汉语的意思大概是:楚王驾着骏马,乘着由美玉镶嵌的豪华大车,挥动着用鱼须做旒穗,镶着明月珍珠的旗帜。寥寥数语,写出了楚王出征的浩大声势;连用排比对偶,更给人一种气贯长虹之感;经过推敲琢磨的用词,更是不刊之书!

  回想我们的学生时代,最害怕的事莫过于老师布置写作文。尤其是堂测,相信许多学生都叫苦不迭,但是我们回眸千年,研读一下辞藻华丽的汉赋,就会发现,我们是有多么的词穷:别人的文章用精妙构思构筑,我们的文章像一笔流水账;别人的句子辞藻丰富,言简意赅,我们的句子词穷不说,重重复复说的还要是一个意思。一句话,写作文就是挤牙膏,脑壳痛······

  然而近年来,古风群体的兴起与蓬勃发展让我们看到了希望。以汉服为代表的汉元素渐渐流行,走向大众化,这对于汉文化的传承有着深远的影响。

  在汉服中,除了出尘飘逸,也不乏华美的宫廷服饰。无论是华丽的汉赋还是华美的汉服,都与千年前的大汉气象分不开。可以说,汉赋代表了中国文学古典美的最高峰。

F